萊維伊亞

咳......因為最近不知為啥電腦微博上不去,就再另外創一個了......

舊多bg同人5

羽華和舊多交換手機號碼後,晚上沒事就會用聊天軟體聊天,像現在也是......
[羽華小姐,我跟妳說喔......]
[什麼東西?怎麼了?]
[木嶋先生他啊,竟然為了引誘『玫瑰』現身,讓我去當誘餌。]
[誒,真過份啊~後來呢?]
[後來只抓到『玫瑰』的一名成員,其他的就跑了。]
[而且木嶋先生竟然還說什麼我很適合當誘餌,妳不覺得很壞嗎?]
[是挺壞的,那那名喰種現在如何了?]
[羽華小姐應該也有看到網路上的影片了吧?]
[看了,然後?]
[一拍完,那個喰種就死了。]
[啊…木嶋先生真是......不知道該怎麼說,現在時間差不多了,我先睡囉!晚安。]
[嗯,那我下線了,晚安。]

“啊…今天聊得挺晚的,舊多先生也真辛苦啊!被丟去當誘餌什麼的......”
躺在床上,羽華將手機放在床頭,又從一旁的書櫃裡抽出了一本書。
“睡前還是看個書吧......”
(說起來,小時候爸爸媽媽都會在睡前唸故事給我聽....)
想到這,羽華閉上了眼。
(但是,現在已經不會有人再這麼做了......)
......

“要我去支援木嶋班?”拿著一杯黑咖啡,羽華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頭的景色。
“沒錯。”和修政的聲音從桌上的電腦傳出“這次驅逐月山家的行動,和修局長要求妳帶著幾名優秀的醫生前往支援。”
“是嗎?既然是爸爸的命令,那就沒辦法了~”
“妳也小心點,別受傷了。”
“我知道,政哥哥也小心點喔!”
“那就先這樣了。”
掛掉通話,羽華坐在椅子上拿著筆思考著什麼,半倘又嘆了口氣。
(那個月山家的人,我好像見過呢,小的時候爸爸總是帶我去見各式各樣的人,記得是個很好的伯伯,也會給我糖果吃......這樣的人是喰種,真不敢相信....怎麼辦,我不想去啊!)
然而,羽華並沒有別的選擇。
她只能服從和修家的命令。
即使要傷害的對象並不是壞人。

“舊多先生,今天也請多多關照了。”
“哪裡,羽華小姐。這應該是我要對妳說的才對吧!”
身在『L.E』大樓外,羽華如此向舊多打招呼。
“舊多君,你跟和修小姐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啦?”木嶋往兩人的方向看來,笑著說。
“也不是啦!木嶋先生,我跟羽華小姐只是當個朋友而已。”舊多一臉緊張的向木嶋解釋。
“哦…是嗎?”木嶋一臉不信。
“真的啦!”
“好吧,我信了。差不多可以進去了吧?伊丙上等。”說著,木嶋看向伊丙入。
“可以了喔~我們走吧,和修小姐請跟緊點。”伊丙開心的說。
“我知道的。”
......

剛進大樓,果然一大群的喰種立刻向他們發動攻擊,木嶋拿出他的電鋸切下不少喰種的腦袋,伊丙也靈活的使用庫因克,基本上現場也只需要他們兩人就夠了,羽華是不斷的被舊多拉著跑來跑去。
“好了~大廳解決完,接著走吧!”伊丙用沾著血的笑臉說。
“嗯,好的。”羽華點頭。
他們繼續走上樓,遇見了兩名喰種。
月山家的僕人們。
“好久不見了,松前室長。”伊丙說“還是該說永別呢?”

松前和伊丙的戰鬥十分精彩,然而伊丙還是死了,被那名月山家的執事-舞路用自殺性攻擊殺死了。
“入小姐這樣的人竟會被絆住腳啊…這可不行。”木嶋舉起電鋸“永別了,美人......也讓您嚐嚐吧,這把將悠馬和『話多的有座』切成碎片的庫因克的滋味......嗚!?”
不知何時,只剩上半身的舞路釋放出了赫子,貫穿木嶋的胸口“別小看執事的生命力......”舞路說“我還能再活20秒呢!”
而松前趁此機會,將木嶋的電鋸從中砍向他的腦袋。
“Fanculo!!(下三濫)”松前眯著眼鄙視的說。
“木嶋先生!!”
一直站在羽華前面的舊多一臉驚恐。
羽華的臉色也有些蒼白。
(......我還是第一次現場看到有人的腦袋被鋸成一半....)
“啊啊啊啊啊!奶酪、奶酪......好想吃奶酪!”木嶋將電鋸從頭上取下,想殺死松前,然而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了。
眼看著上司被殺,舊多焦急的撥通無線電“這裡是木嶋班....現在在19層南通道處交戰....再這樣下去......宇井特等,您還要多久才能趕到....!?....明白了......”
舊多掛斷通話。
“他......趕過來還需幾分鐘,我們要想辦法......”
說著,拿起他的庫因克。
“羽華小姐,請待在後方!!”
“誒....好的。”羽華聽話的躲到柱子後面。
“可惡......”岡平一等流下冷汗“我岡平會收拾妳的!!我在前,舊多一等在身後待命!”
“是。”
下一秒松前的攻擊襲來,但是讓眾人驚愕的是,舊多竟然抓著岡平當擋箭牌。
“怎....怎麼回事?”說完,岡平就倒下了。
“舊多一等....你幹什麼!?”另一名一等大喊。
“對不起。”舊多的臉上毫無愧疚之意。
“還....還說對不起,你......!?”
“在身後待命。”
松前眼中湧出了憤怒“拿同伴當擋箭牌,你就毫無敬意嗎!?”
“啊?”
她的赫子攻向舊多,卻被舊多打開了。
接著,松前的雙眼被舊多毀了。
“不不,實際動手的是妳啊!”他拿起木嶋的電鋸。
“你們看似高傲的活著,但不管怎麼往臉上貼金,終歸還是殺人的食人怪吧!你們....唉,無所謂了。”
松前發動了最後一次的攻擊,仍舊被舊多閃開。
“打~~歪了~~~~~~”
然後,他舉起電鋸“抱歉了,MM。”

殺死了松前,舊多踩斷她的赫子,緩緩走向已經腿軟的那名一等。
“夠了,舊多一等,我......”
“啪!”那個人的話都還沒說完,舊多就將赫子插入他的腦袋。
“掰掰~”他對著屍體說。
“只剩我們了喔!羽華小姐。”他轉過頭對著羽華微笑。
而羽華早已跪在地板上,思緒十分混亂。
“妳要自己過來還是我過去?....算了,妳好像也沒那個力氣。”他走向羽華,然後在她面前蹲下。
“妳臉色很蒼白呢!太血腥了嗎?”舊多將手摸向羽華的臉,血液沾上羽華白淨的臉龐。
“你......”羽華好不容易才說了一個字。
“啊,要把握時間才行。”舊多將電鋸指向她“失禮了。”

"--------受到她的攻擊,『伊丙班』全滅,羽華小姐被吃了,然後....木嶋先生他......唔....木嶋先生啊啊啊啊啊....嗚嗚嗚....”舊多一副重傷的樣子躺在地上,向趕來的宇井郡報告詳情。
宇井聞言看了看某人的屍體以及地板上的一束長髮和血跡。
(....這下頭痛了啊!)

月山家殲滅戰結果:『伊丙班』全滅、『木嶋班』倖存者一名、月山觀母與月山習不知去向,以及......CCG特設醫院院長-和修羽華死亡。

啊…我更了,一邊看漫畫一邊打的





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 )

© 萊維伊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